德州新闻网


  三月,春风浩荡;郊田,野菜芬芳。这季节,适合挎着竹篮,提着小铲,一路轻歌,奔赴久违的郊野挖野菜
  看啊,田埂边,沟坎上,豌豆垄上,满眼都是鲜嫩欲滴的野菜舒展着腰肢,油油地在风里招摇。荠菜、蒲公英……叫得出名字的,叫不出名字的,一兜兜,一丛丛,蝶儿般在眼前扑扇,看得我们眼花缭乱,心花怒放。骨子里,蛰伏了一冬的慵懒早已逃之夭夭。还等什么,赶紧挥动小铲吧。
  呵,鼻翼里、肺腑间,满是小铲下新泥的气息以及野菜鲜茎嫩叶的清香。一会儿工夫,便是满满一篮。金色的阳光,在竹篮里,在小铲上,快乐地跳跃着。
  一幅幅童年的画卷,竟然又一次从这盎然的春天跌落在我的脑海里……
  那时,每到春天,暖暖的阳光下,总会邀上三五个伙伴,活动在田间地头。母亲布置的任务是上午、下午各一篮野菜,是一定要完成的,因为那猪栏里的小猪仔正伸着小拱嘴,巴巴地等着呢。母亲说,等把小猪仔喂养大了,肥了壮了,卖到集市上,就给我买花衣花裙子。
  一到野外,平时玩得特融洽的伙伴,竟一下子变得有些自私了。谁发现了一片肥美的野菜,便会一声不吭、三下五除二地铲着往自个儿的竹篮里放,哪还记得往日谁曾给自己一颗糖或游戏时少罚一巴掌的好,而遇上良心稍微好点儿的,也只是悄悄打个手势或轻轻咳一声表示有新发现。可不敢动静太大,小伙伴们心神领会,会呼啦啦全跑过来,又呼啦啦地三下五除二,几秒钟就抢光了野菜。
  小半天下来,小伙伴们的竹篮里的野菜出现了或多或少的情况,有的篮子早已装不下了。
  于是,有人建议,玩会儿游戏吧。说是游戏,其实在伙伴们心里,算得上是赌博:一场游戏,决定着家里的猪是吃饱还是挨饿的问题。尽管这样,但大家还是一致赞同。早已有人在近处画一条线,用三根棍子支成一个三脚架,放在较远的地方。我们每人拿一份同样多的野菜堆一起。划拳:叉,坨,刀。刀砍叉,叉推坨。谁赢,谁就先用铲刀投向三脚架,谁将架子打倒,野菜就归谁。
  霎时间,喊声阵阵,杀声喧天,我们杀红了眼。几轮下来,篮子里的野菜有所改变,便戏剧般演一场几家欢喜、几家愁。
  在伙伴们面前,我是最没用的,眼力差,手法也不准。先前平齐竹篮提手的野菜差了小半截。可回家的时间又到了。管它,脑瓜子一转动,捡一枝小棍子,撑在篮里,再松松软软地撒上野菜,也能蒙混过关,骗过母亲的法眼。在母亲的眼鼻子底下,安然无恙,大摇大摆地,仿佛真有一篮野菜一般地走进猪屋,赶紧倒在猪槽里。
  顿时,小猪仔吃得砸吧砸吧响,那清脆的声音,仿佛乐音般地让人舒服极了,我又逃过了母亲的一顿 “竹笋炒肉”之苦。唉,只苦了我家那嗷嗷直叫唤的小猪仔,吃了个半饱却无法吭声,只待下顿小主人早点儿再送餐到嘴边……
  呵呵,真是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!每次得逞,我都偷乐好一会儿!
  想着这些,我又忍不住笑出声来。□王月娥

请尊重我们的辛苦付出,未经允许,请不要转载我的网站的文章!